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兆娟艺术空间

冷静 低调 内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兆娟语录·想念梵高  

2015-05-17 21:03:40|  分类: 陈兆娟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想念梵高 - 中華巧女 - 中華巧女·陈兆娟国画
 
       文森特·梵高这个名字太沉重。每一次想起这个人,就感到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, 透不过气来,凡是感情丰富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。我爱他,不是同情,我没有他那样的经历,同情有时需要相似的经历。我更不敢怜悯他,我没有那种资格,需要怜悯的倒是我们自己。

  是的,那波希米亚人式的生活,劳伦斯笔下那熠熠发光的麦垛与苍穹,还有那搅拌着金色镣铐似的星空,那《播种者》所留下的辉煌以及那层层叠叠的麦浪,一百多年里,不一直在恩泽着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吗?
  我几乎不敢看梵高的画册,看了让人欲哭无泪,几天都难受。我以前不能理解,一个人为什么有那么悲惨的生活,却保持着那么高贵的灵魂。后来,我慢慢懂得了,生来就高贵的灵魂与生活的贫穷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梵高先生,是您,早上把清凉的山峦和潮湿的农舍,以及奔跑的小白马献给我们;而中午,您又将席卷大地的炽热和小镇的慵懒奉献给我们;黄昏,当我们随着那困顿劳作者踟蹰在最后一段通往家园的古铜色道路上,我们不禁怆然而泪下;到了晚上,梵高先生,您又带我们仰望几欲疯狂的夜空,在夜风的薰拂下,我们一同细数沉睡的村舍和教堂。  
每一次我看到梵高在疯人院里的自画像就想起这件事。

  1889年2月,梵高的邻居们联名把他送进疯人院。因为他那可憎的外表,忧郁的性格及冲动意气让邻居们讨厌,而他竟然默认了。他没有任何反抗,他竟然以如此的忍耐对待人们的敌视,反而更清醒,正确地谈论自己的艺术。

  而今,丰收的场景你再也看不到了,洋溢着雨露的朝霞你再也看不到了,还有那洗衣妇的正午,阿尔的吊桥,午夜曾令您激动不已的红绿浓重的夜间咖啡屋,还有春天那亭亭玉立充满生机的小树,它们开着粉白的小花儿,还有您花岗岩般坚硬的下颔,在人们心中激起的生活下去的勇气。如今,您那瞬间的注视已成为永恒,并将永远地映现在后世每一双被泪水濡湿的瞳孔上,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年轻的灵魂。
       许多人喜欢梵高的《向日葵》,因为他使这种普通植物变的像太阳一样辉煌。我也喜欢,但是另外两幅更让我难忘。一幅是他在1886年画的《一双鞋》,两只鞋子如同兄弟一般紧紧地靠在一起,暗示着梵高和胞弟泰奥之间无价的情义,他们是那样的破烂,仿佛尝尽了人世旅途的艰辛与无奈,但他们却永远左右相依,前后相随,永不分离。另一幅是《梵高阿尔的室》,这是梵高的家,这个家没有一件奢侈品,但他却要这个家走进永恒。他告诉人们,他不是流浪汉,他有家可归,而无家可回的却可能是我们。

  走过麦田,我听到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射进了梵高的胸膛,他三十七岁。波德莱尔说,他生下来,他画画,他死了。麦田里一片金黄,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